回陕西关中老家“坐席”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11月18日 21:07:02

前不久周末回家,有个邻居的娃结婚,家里人说走,一起去“坐席”,于是我就去了。坐席在关中地区的意思就是吃酒席,在农村,红白喜事一般都要坐席。

在这次坐席之前,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去过了,既感到热闹又觉得有趣,同时也觉得别扭。但是一场坐席下来,让我对关中地区的坐席又有了新的认识。

在这里主要说说结婚的坐席。

入烟

在关中地区农村结婚,一般父母早早的都为儿子盖了新房等着结婚,有时候结婚比较晚,这个新房就一直等着不刷白,不做深入装修,一定要等到儿子结婚时再好好收拾,哪怕五年、八年的,一定要等。

这一天盼望着,盼望着,终于来了,此时就开始收拾房子,最后把新房乔迁仪式放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这个仪式就是烘房,我们这里叫做“入烟”。

入烟

这其实是双喜临门,入烟这天,亲朋好友和邻居会应邀而来,燃放鞭炮,祝福道贺,在这里最少不了的就是秦腔自乐班热闹的,敲锣打鼓声、鞭炮声、嘈杂声都从村子的这户人家传出,在夜晚寂静的村庄里尤其显眼。家里会备上好酒好菜,酒席散后,然后大家打牌聊天,直至深夜,甚至通宵。这个时候,家里人越多越是热闹,这样新宅人气才会旺盛,生机勃勃。当然此举更是去掉新宅的寒湿之气 ,让新房更适合居住。

入烟这习俗从什么开始的,我不清楚,但是自从记忆起,就一直有,长辈的讲述中也是很早就有了。

当然,这一天请的大厨也会到来,为第二天中午的酒席提前做准备。

备菜

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农民一生中有三件事最重要,而盖新房、儿子结婚就是其中之二,再一细想,其实现在城市购房这个永远聊不完的话题不也是如此吗?

厨师同学

我跑到邻居的后院转了转,让我惊讶的是,竟然是一位小学同学在做大厨,之前听说他当兵去了,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联系,他说“当了几年兵,打了几年工,回来了,一想,做个厨师也挺好,不用远离家人,不用在外打工看人冷眼”,并且传承了父亲的手艺。

他没有选择开饭店或到城市餐厅当主厨,而是选择里农村承包宴席,如今看来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毕竟在农村这也算是一个比较赚钱的行业。他说做厨师重点是在买菜上,一般会推荐长期合作的店面,以实现双赢。

这是靠手艺和名声吃饭的,大家都是邻里邻居,你做的菜好,人好,大家都会相互推广传播,生意就会源源不断。一方面要按主人家的想法办,另一方面要让邻居吃的好,做好这个平衡,就能吃得开。

后厨/大锅

在小时候,现在想想应该是属于20世纪了,那时候的餐具全是白色陶瓷的,锅灶要提前在后院用“胡基和泥”做好然后再上大锅,现在变得方便多了,统一整体的锅,直接抬进来就可以用。

那时候帮忙上菜端盘的都是邻居,当然随着市场不断变革,统一着装的服务队也有不少年份了。

以前是在坐席的时候,会有人专门提着小铝壶倒醪糟酒。现在,所有一切都变成了简单的一次性碗筷和饮料等。这样吃饭完后好收拾,方便快捷卫生。

开席

一般上午去搭礼,会有专门招呼的人去接待你,吃臊子面和几个凉菜,这个时候你只管喋饱吃美,尤其是在冬天很冷,暖和自己是最重要的,这时候你吃完了,看主人家都忙着,你就可以去火堆去烤火(冬天比较冷,一般都会在路边烧上树根取暖),正式坐席要到中午1点以后了。

终于到了即将开席的时候了,有时候说的是1点,但实际也许一点半了,这期间可能家里有点意外,比如预算少了几席,人来多了,这个时候厨师就和主家一起想办法,把有些菜匀一下,有些得赶紧去街上买,所以坐席还会推迟。

坐席现场

婚礼一开始就开始咥了,现在吃的几乎和饭店没什么区别,八凉八热,鸡鸭鱼肉和肘子。但是上了年龄的妇女们还是改不了一个习惯,就是有部分菜上了之后,不是夹了先吃,而是先占着,所以当你夹了一筷子的时候,第二筷子就没了。

坐席的期间其实也是信息交流大会,大家聊着讨论着谁家娃咋样,谁家媳妇咋样,村里的家长里短,谁家娃犯事被逮了,谁家娃进政府了,也会讨论这家大厨的水平和主人的大方还是吝啬。从这里总会了解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那些事就像小说里才有的事,但它实实在在发生在这个小村落里。

在很久以前,我印象中,婚礼的开场和中间的鸣炮,是有一位专门放铁炮的,手举得高高的,衣服一般穿着比较邋遢,有点像街头流浪汉。这种人都比较猛,一般人是不敢举起那个铁炮,毕竟这属于高危行业。

后来我们村一个叫“二五”的接了他的活,他的本名几乎没听人提起过,“二五”有点贬低,主要说这个人实诚得有点过,谁叫都去帮忙,干活不给他钱,他也不要,好糊弄,有点傻,有点憨。

现在,都是专门的礼炮车,在坐席期间,还有乐队和简单的节目演出。

一边吃,一边看节目,好不热闹。

夹沙肉

紧接着,就有人端馍上来了,一个一个问你要不要,这个时候的菜只有配着馍吃才是最有味的。

到了最后就是一道肉丸子或者汤圆,意味着完了、结束的意思。大家散去的时候,村里的妇女和老人大多都会把剩下的菜和骨头打包回家喂狗。

坐完席后,不一会儿,服务队和租赁彩棚的人会快速地收拾完毕,赶往下一家。冬天结婚的人比较集中,活都比较忙。

他们一走,村里的路就腾出来了,街道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留下门上一幅艳红的对联告诉人们这家刚办过喜事。

文章作者:终南行者 关中人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3240.html

回陕西关中老家“坐席”于2019年11月18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