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县人不认识西安街头的户县软面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10月22日 15:44:06

我是到了西安上大学后,才知道原来从小吃到大的“干面”在外面叫做“户县软面”。

我们户县县城几乎很少见到有专门卖干面的饭馆,因为干面在户县人的餐桌上太平常了,谁都会做,平常到和终南山上遍野红彤彤的柿子一样,看见了都懒得摘。

我不爱吃干面,可能是因为吃了二十年,实在吃腻了。而且家里做的干面,没餐馆里卖的那么花里胡哨,有各种浇头和配菜。

小时候,爸妈要去地里干活,中午回来大都十二点多了,做干面是最快捷方便的。一般这个时候,全家就会有明确的分工,我妈负责急急火火和面,我爸负责点火烧水,我负责去房后的菜地拔菜。不一会儿,我妈就把面和好了,照理说这面是要醒一会儿的,擀出来的面条才筋道,但大家都饿的不行了,也不讲究那么多了。

我妈顺势从面盆里拿出刚和好的面,摔在一张“单人床”上。是的,我家的面案一米五长、一米宽,叫“床”一点都不夸张。案上撒点面扑(方言),我妈便开始了她的表演。

“转着圈擀,先擀外圈,再擀中间,”我妈边擀边给我传授经验。

“我才不要学呢,我不想当家庭主妇。”那时的我女权意识已经觉醒。

十分钟不到,刚才的一团面就变成了一张薄被。对了,擀面杖也是很长的一根,已经被岁月和我妈的手盘出了锃亮的包浆。

有时我会请求我妈把劙(lí)面的重任交给我,奇了怪了?为什么看似那么简单地在面上划一刀,实际操作起来却有难度,容易劙的歪歪斜斜,宽的宽,窄的窄。“快起来,让我赶紧弄,你爸把水都烧开了。”我妈抢去了我的娱乐工具,开始作业。

面条下锅后,我妈又赶紧把洗好的蒜苗和葱切成小段,要准备lan菜了,这是个我从小听到大却不会写的字,意思就是炒菜。拿出祖传长把儿铁勺,倒适量油,放到火上开始烧油。这种危险工作一般都是我爸来,油热后,倒入菜,嗞啦一声响,油花四溅,蒜苗和葱这两种芬芳型植物经过热油的刺激便能将香味挥发到极致。不到十秒钟,菜颜色变深、体积缩小,撒点盐拌几下就好了。

有时候我爸饿得受不了,就拿个冷馍从中间掰开,夹点刚炒好的菜,先垫巴点肚子。葱和蒜苗被馍包裹得透不过气,挤压出的油全被馍吸收,大白馒头夹上绿绿的小菜,这便是美味的中式汉堡。我通常只有看我爸吃的份儿,因为我妈不准,她嫌我胃口小,吃个馍就饱了,一会儿就吃不下干面了。偶尔我爸偷偷分给我一块儿,“你一会儿还吃饭不吃了!”我妈的呵斥声会光速传到耳边。

接下来,我的噩梦到了,我妈喜欢给干面里下菠菜,还老不掰断,整根下进去。我对菠菜的阴影大都来自于干面。稍后再吐槽菠菜,先说面。

煮面的间隙,我妈要开始调味啦!拿出我爸用旧手机换的不锈钢盆,先剜上一大勺臊子。

“妈,多弄些瘦肉,别剜肥的。”

“行!”

再倒入大量醋,油泼辣子、盐、味精、五香粉也一齐入盆。等调料弄好,面也煮熟了,我爸妈配合的就是这么默契。

捞面也是个技术活,面条又宽又筋道,要让它们一条不落地钻进笊篱里还非易事,而我妈就可以做到。最后一步,拿两双筷子,左右开弓,搅拌均匀这干面就做好了。

在我的记忆里,我妈总会先给我爸拿个大老碗舀美美一碗,我爸端上碗就串门去了,接下来给我和我弟舀,我妈总把瘦的臊子块都捞给我俩,轮到她时,基本上没剩几条面了,但她从不抱怨。我也从没问过她吃不吃得饱,大概这是她作为家庭主妇的原则。

好了,该批斗菠菜了。我讨厌菠菜,尤其干面里的整个菠菜。我妈说菠菜切断营养就流失了,所以每次都是下整个。但是干面的特点就是“干”,没有太多汤汁,菠菜吸不了味,吃起来又甜又咸,难以下咽。我现在写到这儿,都能想象出菠菜那个甜腻腻的味道,一阵儿犯恶心,尤其菠菜根部最难吃。菠菜虽然好看,长得像红嘴鹦鹉,但我就是讨厌它。

每次吃完干面碗里总会留几根青菜和几块肥肉,“你咋这么灵的(方言),光知道吃瘦肉,把肥的留给我……”我爸嘴上嫌弃着,还是把剩菜吃了。

相比较而言,我喜欢夏天吃干面,夏天的菜多,西红柿和葱炒一起酸酸甜甜,和干面拌一起尤其合适。菜比面多也是夏天吃干面的一大奇观,每当这时,我爸总会打趣道:“你看咱家,现在过的就是小康生活呀。”至于是不是小康,我后来上高中学习了政治才知道。

干面的面和硬币差不多厚,吃了很顶饱,怪不得这么受户县人欢迎。但我经常吃完消化不了,于是每次都拜托我妈煮时间长一点。“你就爱吃那种ran ran的,nong nong的面(方言),跟你舅爷一样。”我舅爷是因为没牙,那我呢?

就这样,干面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和青春期。

干面在户县人眼中只属于家常便饭。如果非要划分一个档次方便理解,那大概就是口红中的卡姿兰,球鞋中的阿迪王吧。要是家里来客人了或者儿女远归,是绝对不会做干面的,大家都觉得干面太家常、不够档次。除非有人离家时间太长,就念这一口。

直到现在,我听到有人说去吃户县软面吧,都会嗤之以鼻。没办法,谁让我从小吃到大,早都吃腻了。

后来,我吃到的所有菠菜都比我妈做的干面里下的菠菜好吃,但菠菜的阴影却一直存在。

记得第一次吃到腊汁肉揪面片时,我激动地流下了泪水,原来这世界上,有比干面好吃这么多倍的面。

户县软面并不软,它在户县被叫做“干面”,因为真的很干。你如果想吃地道的干面,可以去我家找我麻麻,报我名字不要钱,再送你一捆死亡菠菜。

文章作者:田密 户县人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3183.html

户县人不认识西安街头的户县软面于2019年10月22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