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秦腔于秦人而言是什么?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8月6日 15:19:10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关于陕西有什么冷知识?一个答案里提到,在陕西传唱最广,妇孺皆知的秦腔是三滴血选段:祖籍陕西韩城县,杏花村中有家园。姐弟姻缘生了变,堂上滴血蒙屈冤。

不知是否真的这样,但我周围确实如此。便当它为真,思考一个问题:秦腔于秦人而言,究竟有着怎样的含义?

戏剧表演是门综合艺术。这样的众多门类艺术的集聚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文化,是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和体现。

秦地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在农业时代经济发达,天府之国的美誉最初就是属于这里的。“金池汤城,沃野千里,天府之国”,就是说四周有险可守,中间有地可种,是个大大的好地方。经济的发达催生出文化市场的繁荣。秦腔又称山陕梆子、乱弹,传唱范围遍及西北,其声高亢激越,腔调慷慨苍凉。清代焦循曾评论秦腔:“其曲文俚质;其事多忠、孝、节、义,足以动人;其词直质,虽妇孺亦能解;其音慷慨,血气为之动荡。”

于秦人而言,秦腔首先是一种娱乐资源。

农业时代的最大特点就是流动性不强。商品流动性不强,信息流动性不强,人的流动性也不强。作为一种文化资源,戏剧演出往往需是流动性的。演出团队需要赶场子,类似于现在的巡演,一场又一场去不同的地方演出。

我们现在还在很多地方能够看到以前那种戏楼,影视剧中也多有出现。戏班子来此唱戏就是在村里的戏台上。我仍记得小时候,村里庙会时便有戏班子来唱大戏,往往是一天或两天。

庙会也是流动市场的场所,这些小贩也如同戏班子赶场一样“赶会”着流动。过会时,长长的一条街,卖菜的,卖麻花、油糕的,卖小首饰、小玩具的,吃食摊,或者还会有一个五六人聚在一起,外面围上一圈的,猜大押小的小圈子。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人们买了需要的东西,就去戏台下坐着。所有无事的人咸聚于此,搬着小板凳,嗑着瓜子聊着天,看着戏,并在此开展他们的社交活动。上面唱,下面嚷,好不热闹。

这样的场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这个时代我们的娱乐资源已经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渠道也多种多样,可以坐在家里看任何你想看的内容。而以前那个时候,文化消费是较为奢侈的,以全村之力请戏班,在戏台这样的公共场所公开演出,戏台底下永远是最热闹的地方。我母亲也很多次向我描述他们小时候看戏的故事,有时候为看一场戏,他们可以走十几里路去邻镇看。

可见秦腔作为一种文化产品,曾经炙手可热,如《三滴血》《火焰驹》《柜中缘》《斩秦英》《金沙滩》《下河东》等经典剧目至今都深受人们的喜爱和传颂。

在我看来,秦腔还是一种仪式过程。

既然是一种文化产品,秦腔就必然传达着文化精英的教化意旨。作为在公共场所进行的艺术展演,它也必然承载着一定范围内群体的共同记忆。

人类学家把集体记忆界定为一个群体经由仪式、共同叙事和共享的身体经验而传达的对过去的理解,它随群体的当前形势而变,并被主体以不同方式实践和调整着。毫无疑问,戏台上的演出正是一场以教化为目的的仪式展演。

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戏曲有着独特的叙事方式,剧目通常剧情简单,价值观念分明,人物形象鲜明,唱词易于理解,唱段便于学习,符合人们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儒家传统价值观念深入人心,并得到巩固。

更重要的,在戏台这个公共场所中,代表精英起教化作用的台上诸人诸景是被消费的,台下观众是这个场景中的消费者,且是集聚的消费者。观众对演出不满意时,可以离开、给出和集聚负面评价,甚至大喊“下去”。从这个意义来讲,戏台上下形成一种反社会结构的形势,成为社会结构的交融-缓冲区域。在这里,两个阶层之间达到平衡,相互尊重。

秦腔还是一种情感表达和寄托。

工业的发展,农业的衰落,使得很多农业时代的艺术文化也走向寂然。戏曲也是如此。伴随着新媒体的崛起,很少有人去看戏了,戏曲面临传承危机,因而在不断创新,却又在创新与传承之间难以实现平衡。

但秦腔的生命力相当顽强,它依然在奋斗。有研究调查显示了秦腔极为广泛的群众基础:目前在陕西、甘肃和宁夏遍布秦腔业余演出队和自乐班,仅陕西一省粗略统计约10000余个,尤以陕西关中地区的乡村最为明显;就演出场次而言,2010—2011的两年间,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演出近500场,西安秦腔剧院演出1900余场(包括易俗小剧场演出)。并且,秦腔文化核心区的观众并非仅停留在观看层面,他们往往能够主动唱起来,公园里总能看到自乐班的精彩演绎。

这种不息的生命力正是来自于它的“草根性”。秦腔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地域文化内涵。

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秦腔本身就是人们对自身日常生活和情感、观念的表述方式。秦腔不止在剧院演映,早些年,在庙会中,村庄的红白喜事中,甚至农事前后,人们都可能会叫戏班子来唱大戏增添氛围。故此,秦腔早已渗透至我们的日常生活,它蕴含着地域群体丰富的文化记忆。对秦人而言,秦腔是如同阳光空气一般的生长环境的组成部分,有则不觉,失则窒息,是对自身生产生活方式的展演性表达。

秦腔在艺术表现上极具地域特色。花脸的爆破力,声嘶力竭的呼喊,旦角的哀伤婉转,都散发着浓郁的黄土风情。在我看来,秦腔十分有着“艰苦朴素”的感觉,不似京剧的精致玲珑,它更为淳朴和粗犷,这种感觉正是这片黄土地和这里的人民所赋予它的灵魂。

对于离开了秦腔传唱区域的秦人而言,秦腔更成为一种思乡情感的寄托。很多人离开这片土地时对秦腔是无感的,离开之后却又爱听了。人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多多少少存在着乡土情结,生长地的文化特色愈显,眷恋愈浓烈。在外地走在街上,要是听到一句“祖籍陕西韩城县……”,当即会热泪盈眶,不由得想念家乡。秦腔成为一张文化符号,会立即将你这个烙印了秦文化的游子带回你所生长的地方。

对于当下城市生活中的秦人而言,秦腔更多是满足他们的文化追求。工业时代、信息时代,戏曲就真的失去了根本,无所适从了吗?我想不是。这是一个经济时代,对文化的消费需求也是前所未有的。我们树立文化自信正是要仔细解读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

文化消费有一种追求文化本真的趋势,就是要看到一个文化事项其本身原貌,而非加工出的市场化的文化产品。现代化这么多年,我们追求自由、平等、个体化、市场化、制度化,伦理纲常的道德秩序被遗弃。然而传统戏曲,其简单的剧情、精湛的表演、恩怨分明的角色及其影射的朴素价值观,都是我们的文化财富,是不会凋落的艺术瑰宝。

今天我们调转回头,重新看待传统戏剧里所传播的价值观,以平和宽容的心态包容它的道德观念,并欣赏其作为一门表演艺术的独特魅力,又一次为之动容。像是灵魂被释放,血脉得到疏通,秦腔又回到了我们的生活,听秦腔,学唱戏成了一种文化生活。你看公园里、城墙下、剧院里甚至网络上,秦腔依然喜爱者众多,依然活跃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你会愿意相信,它就会继续这样一辈辈传唱下去,永不止息。

秦腔于秦人而言是什么?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齐吼秦腔。秦腔是秦人文化血液里的东西,是秦人文化基因的一分子。

参考文献:

张健,卫倩茹,芮旸,李同昇,《文化消费者对秦腔展演空间的感知与地方认同——以“易俗社”与“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为例》,载《人文地理》2018年第1期。

陈昆峰,《2010-2011年度秦腔创作与演出调研报告》,载《当代戏剧》,2013年第1期。

王伟伟,《秦腔传播型态探析》,西北大学,2012年。

孙小婷,《秦腔对传统关中乡村社会风尚的影响》,西安音乐学院,2018年。

文章作者:卷菜菜 热爱黄土地的土味女孩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2916.html

陕西秦腔于秦人而言是什么?于2019年8月6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