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交警老公上夜班,认识了后半夜的西安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8月6日 15:10:34

我爱人是一名交警。

除了每天在路上比比划划、吸吸尾气,冬天生冻疮、夏天“熊猫臂”外,他们这个群体还有一个特别为民服务的规定,每周有一到两天的24小时工作日,他们亲切地称白天工作结束后的漫漫长夜为——“备勤”。

备勤的时间段是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主要内容是查酒驾、查超载,以及......各类查,遇上不查车的夜晚,桌上放一部接警电话,泡上一杯浓茶,然后熬。

我是一名媒体人,受好奇心的驱使,若干个他不用查车的他不能眠、我眠不了的夜晚,我便坐在他值班室同他一起守着这部电话。以前,我总认为过了十二点,电话应该不会响了,而事实上,往往这个时候,夜,才刚刚开始......

晚上十二点半:

“你好,我要报警,xx路双排停车,堵得很!”

据爱人讲,双排停车——这是每个备勤夜晚接到最多的投诉电话了,然而,这也是交警最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之一。

2018年5月西安市汽车保有量突破300万,如果把这300万辆汽车排成长队的话可以达到近1.5万公里,有关部门曾估算了一下如果目前西安有50万辆车同时上路,整个西安城市的道路能几近瘫痪。到了晚上,这300万辆不上路的汽车将大部分变得无家可归,按照不到150万个车位的保有量,确实每个车位旁都应该出现双排停车的现象,事实上,车库空荡荡,马路停车场的现象每天都在这个城市发生。

这不是一个交警部门可以解决的事情。西安市曾出过决定,2018年到2020年将再建48万个停车位,幸好近几年各类的专用车库、立体车库层出不穷,如果车位够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觉悟将车停到车位上去?

半夜一点:

“你好,我要报警!我跟着一辆车,跟了他好几条街了,他开的歪歪斜斜的,我怀疑司机喝酒了。”

“您现在在什么位置?”

“车停在xx十字,司机在车里睡着了,你们快点派人来,我守住现场!”

我听爱人描述这段的时候,觉得有点可笑,热心市民可真多。他说:“十有八九是酒驾了,哎!”

2013年出台的新交规对酒驾的打击力度不弱,据我爱人估计,他们交警大队每月平均查酒驾12次,如果每个交警大队每月都按12次来计算,全西安市总共10个外勤队,一年查酒驾的数量就是1400次左右,非常勤奋的一个数字。

有人说,查不一定查的到,大家在这么严格的制度下肯定会有所收敛,其实不然,据我这个交警家属了解,每个大队每次查酒驾少则能查到七八个,最多时一晚上查了近三十个。

世界卫生组织的事故调查显示,50%-60%的交通事故与酒后驾驶有关,酒后驾驶已经被列为车祸致死的主要原因。在我国,酒后驾车也已成为交通事故的第一杀手,每年由酒后驾车引发的交通事故达数万起。

其中,造成死亡的交通事故中50%以上都与酒后驾车有关。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将醉酒驾车写入刑法,虽公安部统计数据显示,在醉驾入刑的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时间里:全国查处醉酒驾驶同比下降44.1%、42.7%、42.7%。

但如果按我们之前说的数字取个平均值,一个月每次查到酒驾15个,一个月查12次,一年全西安市就能查酒驾21600起,虽然这是一个估算的理论值,但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有多少事故的隐患、生命安全的不稳定就藏在这个数字背后。

半夜两点:

“你好,我看到一辆车在无人驾驶!”

“什么?您看清楚了吗?是什么类型的车?”

“中巴车,没有司机!”

“报一下您的具体位置,我们马上赶到。”

一个小时后,爱人回来了,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几个孩子在没有车钥匙的情况下偷了家附近的中巴车,开出来玩,由于个子太矮,看起来像无人驾驶。

虽然小孩这事有点儿搞笑,但从车辆盗抢这个角度来说,有点儿严重。据统计,2006年全国的盗抢车辆高达8.7万辆,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就降低到了1.2万辆,可见,由于法律、规章制度的制约,执法手段的拓展和加强,这类事件有所减少。

有人说,你盗抢了我的车你出不了手啊,没人买啊,买了你上不了系统挂不了牌子啊,这些都是事实。但是,据我爱人透露,西安市这类上不了手续的车的交易不在少数,由于都是地下交易,所以查处难度很大。大家所说的,上不了系统挂不了牌子的事实,在买卖方来说都不是大事,不上高速不上大路,郊区跑一跑还是可以的,如果能再弄个假牌子挂上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怪谁呢?怪交警部门?警力的配备根本不足以在每个十字路口都放上民警,就算配上了,以他们的肉眼分辨出真假牌子也不容易,分辨盗抢车辆就更难了。在更高级的现代化防治系统全面部署之前,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

 凌晨三点:

“大货车、拉土车吵得我们无法休息。”

凌晨四点钟了:

“你好,我家网断了!”

“您知道咱们这是122吗?”

“知道啊,我们家网断了,我下楼去查看了,发现家附近的电缆断了,在马路上横着,我想很危险的,是不是该交警管?”

凌晨五点:

“我回不去家了,你们能派人送我回家吗?”

尽管大家都知道122是交警部门,但交警们每天还是能够接到很多这种权责不清的报警电话。

这也不能怪打电话的人,毕竟不少普通人在违停后连城管贴的条子还是交警贴的条子都分不清,同理可证,很多时候人们也分不清什么事情该哪个部门管,只好一通电话乱打,然后就是这个部门说不归他们管那个部门也说不归他们管,就产生了所谓的踢皮球。

尤其是交警和治安警之间的工作交集非常多,有些时候很多事情既违反了交通法也违反了治安法,于是报哪个警就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据我了解,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实行交巡警合一的方式,这可能是未来城市发展的趋势。老百姓希望在燃眉时尽快解决问题,政府部门大概也希望权责能再清楚一点,工作效率能更高一些,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地打口水仗和足下功夫上。

“你好,我是xx社区的保安,我们车库门被一辆车堵了,你们能派人来吗?”

“快来救我,我老公要把我从车上扔下去。”

“市政施工,很堵,请来疏导......”

“我要举报僵尸车,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电话铃声还在不断地响起,这个城市有这么多的未眠人,在电话这头和电话那头,分别关心着这座城市,用我们自己的方式......

文章作者:古柯 媒体工作者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2915.html

陪交警老公上夜班,认识了后半夜的西安于2019年8月6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