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荞麦饸饹吸一碗,天塌地陷咱都怂管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6月18日 14:44:28

老家淳化是一个关中小县。一个小山丘连着一个小山丘。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洋槐花,茫茫如雪。到了秋天,亦是茫茫如雪,因为荞麦花开了。

荞麦花也是白的。

所以唐诗里说“月明荞麦花如雪”,宋人诗中说“雪白一川荞麦花”,想想都是极美的。

荞麦花落了,结出籽来,用石碾子磨成了粉,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清香,用来压饸饹吃最好不过了。

压饸饹要用木制的饸饹床子。骑架在锅上,锅里水烧开,咕嘟咕嘟的耐心等待着。将和好的面团塞进床子内的铁窝里,窝里有一百零八个整整齐齐的窟窿眼儿,再以活塞压之,受力的面团从孔眼徐徐而出,如群龙入海,进了热锅。添上柴,煮一煮,荞面饸饹就熟了,一团牡丹浮上来。

过去压饸饹是热闹事,露天搭锅垒灶,压时需几人壮汉一起配合,有填床子、压床子、帮床子等分工。压床子的那个人须挑个胖大罗汉一样的汉子,一屁股坐到杠杆上使劲,压出的饸饹才会格外劲道。边说笑边压饸饹,比过年看杀猪还有趣,过瘾。

饸饹汤以羊汤为最佳,另有鸡汤、大肉汤、素汤。汤里零零星星有豆腐、红萝卜、黄花菜,就这简简单单的几样子。作料不过是生姜、辣子、葱之类的。广播体操分九套,每套九节,九九八十一,不能杀个鸡。但是降龙十八掌,随便出一掌就能打死人。一个道理。至味为简,大道无形。淳化饸饹的汤啊,就是用天下最简单的食材做天下最动人的滋味。

若要锦上添花,蒜泥不可少。一为杀菌,二为提味。淳化饸饹店的桌上少不了摆一大碗白如雪的蒜泥,供人取用。还有饸饹伴侣莲花白丝。正如陈醋之于饺子,糖蒜之于泡馍,这种小菜酸爽开胃,就着饸饹吃,绝配。去吃饸饹没有上莲花白,淳化人会掀桌子的。

在淳化,不吃饸饹的人就没有朋友。就像重庆人不吃火锅,洛阳人不吃水席,柳州人不吃螺蛳粉一样尴尬。吃饸饹也不叫“吃”饸饹,而叫“吸”,就像南方人把吃米粉叫嗦粉,吃螺蛳叫嘬螺蛳一样。

两个不相识的淳化人遇到了,寒暄往往是从荞麦饸饹开始。

都是专业吸饸饹几十年的行家,两人就会针对淳化荞麦饸饹少不了深入探讨、认真品评、深情追忆、陶醉回味、合理建议、展望前景,沟通了“饸饹少了蒜,味道减一半”的看法,分析了“想吃饸饹去县西,县西卜家数第一”的成因,达成了“天下饸饹多,淳化第一锅”的共识,提出了“吃饸饹要从娃娃抓起”建议……气氛融洽极了。

你爱吃饸饹,我爱吃饸饹,两人越聊越亲热,越聊越投机,然后就会相约一起去咥饸饹喽。两顿,你请我一顿,我请你一顿。

淳化县城虽小,人口也少,饸饹店却极其密集,三步一小店,五步一大店,街边的摊摊不上算。

有好事者数了下,仅从老干局到大店桥,这猴尾巴长的一段路就有大大小小五十多家饸饹店。也就是说,整个县城里的人,不是卖饸饹的,就是吃饸饹的,是个饸饹城哇。淳化人一年吃的饸饹,连起来可以绕地球赤道几十个圈圈。不要问我谁统计的。我不会告诉你。

你只要记着,若是到了淳化县城玩儿,随便进一家饸饹店就是了。不用瞧五家比三家,但凡能在淳化开饸饹店的,基本没有捣鬼日棒槌的。当然了,名气大的一个是大店桥附近的“卜家乡村饸饹”,一个是枣坪小学那个巷子口的“益众饸饹”。哦,不能忘了开山老祖,背街的“千禧饸饹”啊。它们难分高下优劣,各有千秋,各有拥趸吧。

小城小,去吃饸饹必定遇到熟人。有相熟的,就拼桌而坐,成了不约之约,再唤老板上啤酒凉菜,这一顿饸饹因为谈笑风生就吸得没完没了了。

若是遇到半生不熟的,点头扬手,各吃各的,互不打扰,但是吃完早的那个,必定偷偷替吃得慢的那个结账。虽然没有几块钱,也令人心中一暖,这就是小城的礼数。

有朋自远方来,不用说,还是往饸饹店引。淳化人不劝酒,只劝饸饹。客人吃得越多,摞起来的空碗越高,他们就越满足越欣慰,脸上越有光。不到淳化非好汉,不吃饸饹很遗憾嘛。

我那些淳化的同学搞聚会,可以不唱歌,可以不喝酒,但是不能不找个饸饹店吸几碗饸饹,然后男男女女拍几张红嘴圈圈的照片上传到微信上。欢乐极了,骚情极了。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

感冒了,也不吃药,先去饸饹店热热来一碗饸饹发汗。喝酒喝多,也是一碗饸饹,把汤喝个见底,肠胃就舒服了。甚至,和家里那口子打锤闹仗了,被领导夹枪带棒、劈头盖脸了,娃的老师给你打电话说你娃上房揭瓦了……再泼烦,吸上几碗饸饹也就平心静气了,什么恩怨情仇一个饱嗝就可以一笔勾销,红油粘了嘴巴一圈都舍不得擦呢。

起身出门,腆着肚子从县城南头逛到北头,感觉满足舒坦,自在如仙。“吃完饸饹满街转,给个县长都不换”——当然了,组织上不同意,人家县长和家属不同意,全县二十万人民群众也不同意。

他们吸饸饹都吸精了。哪家店的羊汤清凉醇正,哪家店的辣子三炒三炸焦香出头,哪家店的荞麦里掺了燕麦粉口感更好……门儿清。他们都有自己吃饸饹的固定据点,张和平老在“郭家饸饹”出没,李美丽总在“四季香”蹲点,所以要找谁,一扑一个准。

在淳化人眼里,淳化的荞面饸饹当然是天下最好吃的。出去旅游,他们心里暗自嘀咕的是:蚵仔煎有啥吃头?蒸肠粉有啥吃头?腌笃鲜有啥吃头?臭鳜鱼有啥吃头?不如回去吸饸饹。

哼,肯德基要是在淳化来开店,那是必须要加荞麦汉堡和饸饹全家桶的,不然它开不了三天就要关门大吉。

十八岁那年,我离开淳化到西安求学、就业、成家……几乎都忘记自己是个淳化人了。我今年四十了,不再年轻,开始悄然怀旧,特别是口味上,觉得最好吃的还是故乡的味道,唯有荞面饸饹可以消解乡愁。

母亲去世后,我回乡机会就少了。偶尔回去,头一顿必是饸饹,走时也必要再来一顿,临了还要打包带走一份。这叫有头有尾,善始善终。

西安的饸饹店大多挂着陕北、蓝田、渭南南七的牌子,淳化饸饹店不多,也有,慕名去吃,颇失望。一般模样,两样文章,味儿不对,走了魂了!

我家附近有个岳家寨,是个城中村。有次我在村里逛,居然发现在某巷子深处藏了一家淳化饸饹店。老板干瘦,耳聋。老板娘白又胖,话多,笑多。店里苍蝇也多。果真是苍蝇馆子了。进去要了一碗,居然味道极正宗。真是本年度一重大探索发现。

以后得空了就时常去吃。走进那条巷子,仿佛一步一步就归了故乡。

因为来的客人有一半都是淳化人,所以进店来老板娘一律称呼为“乡党”。乡党就是老乡的意思,这是个很古旧的词,《论语》《孟子》里都可以见到。

老板埋头压饸饹,老板娘热情招呼乡党。墙上贴了个条子,手写的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不够吃,免费加。”

哪里不够吃啊,我每次去要个小碗都解决不了,每次都要提前打招呼:少来点,少来点,多了就浪费了。

且吃且珍惜。明年,岳家寨就要被拆了。到时候,这家淳化饸络店也将不存。到时候,想吃饸饹怎么办?

走,回淳化。淳化是个好地方。

那里有我情犊初开时暗恋过的姑娘,那里有我妈妈的墓,那里有我的母校,那里有我的一帮子同学,我回去了,他们会请我吃一顿暖心暖胃最终卯硬的荞面饸饹。

文章作者:蟠桃叔 工艺美术师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2815.html

淳化荞麦饸饹吸一碗,天塌地陷咱都怂管于2019年6月18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