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谈”终成“面试”:西安小升初荒诞剧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6月17日 15:27:40

一大早看到一篇《西安小升初“面谈”开始裸奔?铁一中滨河学校说我娃“品德修养”为0》,转发评论的人很多,大家的焦点集中在“为什么说人家孩子思想修养是零,说孩子没有家教,对孩子伤害太大”。

西安小升初面谈,由六个方面谈话内容组成,分别是品德修养、学习习惯、身心发展、团队合作、艺术素养、创新实践,分别对应相关题目,有公众号称文中提到的孩子之所以 “品德修养”得分为0分,是因为在回答某个问题时“一言未发”。

这不是说这孩子没有修养家教,如同高考语文零分,不能说他不会汉语。

面谈还是面试

很多文章提到这件事时,都用的是“面试”,而不是“面谈”。然而官方文件的表述中,用的是“面谈”这个词。

面谈,这是西安市教育局踩钢丝一样小心翼翼表述的概念。

西安小升初目前摇号面谈比例4比6,显然是教育局和各个“民办中学”博弈下的结果。国家政策要求小升初不得考试,但名校又有选拔性需求,所以搞出来这样一个名额分配机制,作为过渡性方案。

这个摇号面谈的方案,承担了“民办中学”自主选拔学生的功能,不到30%的通过率,意味着大多数孩子都要被筛掉,难度可想而知。

“面谈”这个词是一个动作描述,谈话内容、谈话方式、评判标准都很含糊,每个人都有个人的标准,并不具备可实施性。

要让面谈成为标准,让大家信服,就得变成结构化考察以及各种规范化的流程,没有结构化、考察要素不公开、流程不透明,面谈就如同集体舞弊。为了具有可操作性,借鉴各地经验,西安市教育局用了上面提到的“六个方面”来作为命题原则,同时对考试形式进行了规范。

从这个角度来着,这就是一场面试。从形式、过程到结果,它给人实质上的印象就是面试。

2018年铁一中滨河校区小升初“面谈”监控

面谈指的是谈话主持人的印象、观感,出现0分,是不可思议的,应该愤怒的;但面试出现0分,是可以解释的,因为不会做题所以零分。

问题是教育局和学校能承认这是面试吗?——一个“试”字就意味着违规。

有命题原则,有操作标准,有评分标准,具有选拔功能,但教育局不承认它是一个考试;市场上有各种冲刺班培训课程,各种秘籍各种掮客,但教育局提醒家长注意“防止诈骗”,是不是很魔幻荒诞?

对于小升初考试,国家政策非常非常明确,就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形式的考试选拔,今天西安市的“摇号+面谈”,严格意义来说,是处于国家政策灰色区域,只能说是地方上的妥协方案。

再来说西安的“面谈”,以一两道题来对学生某项能力下一个结论性分数,还要进行排序筛选,这在教学评价上来说,是极端不科学和不负责任的。更不用说评审官是否足够专业,毕竟足球赛的裁判还需要考证。

多省不允许面谈

2019年小升初政策,很多省份已经明确——面谈属于变相考试。

界定“考试”是比较容易的,比如过去的528考试、奥数班,“变相考试”是什么?陕西省没有做明确规定,但其他省市都说清楚了。

2019年广东省要求民办学校不得以任何形式提前选择生源。不得以面试、面谈、人机对话、简历材料等任何形式为依据选择生源将,采取“划片”“摇号”等方式,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面谈或者面试明确被列入“变相考试”。

江苏省的文件中要求:公办和政府公共资源参与举办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举行与入学相关的任何形式的笔试、面试。学校不得以社会培训机构组织的各类考试结果或以各类竞赛证书、考试证明等作为入学依据。

山东省规定:所有小学、初中不得通过考试、面试、面谈、考察等任何方式或擅自附加条件招生。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义务教育学校可以采取随机派位的方式招收录取新生。

但是陕西省的文件是怎么要求的:“所有公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都要严格遵守义务教育免试入学的规定,不得以任何形式的考试和变相考试确定生源”。并没有明确 “面谈、面试”算不算变相考试。

从2019年各地政策出台情况来看,认定面谈为变相考试,义务教育阶段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用摇号来解决,是大势所趋。

目前西安的“民办名校”和教育局,也许能让过程变缓,但结果不会改变。

两次举报

如果今天再举办一次电视问政,西安教育局的民众得分一定是低于21.89分。为什么人们对西安教育这么不满?

去年年底,教育部发了一则批评通报,其中提到:

陕西省西安市对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疏于管理,一度允许一些民办初中违规采取小升初综合素质测评、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进行“点考”等方式掐尖招生,使其在体量、质量上与公办学校拉开较大差距,导致初中教育“民强公弱”,催生民办学校“择校热”,群众对当地教育工作很不满。

其中每一条、每一个字,身处西安的家长,都有所耳闻,甚至亲历,以至共鸣。

两年前,西工大附中有中学生致电教育部门,举报学校“雾霾天违反规定继续上课”。学生前脚打完举报电话,后脚就被学校查出来去“谈话”。事后副校长和教育局主管领导矢口否认,结果他们被打脸了,确实是教育局工作人员泄露了学生的举报电话。

两个月前,有家长向教育局举报有培训机构和铁一中滨河学校联合违规点考,信息被教育局工作人员直接透露给被举报人,甚至这位家长在向雁塔区教育局纪委实名举报后,谈话时间、内容也被泄露。

党纪国法明确规定,要严格保护举报人信息,这是对人民群众权利的保障,让群众遇到极端情况有话能说有理能讲。

学生举报,结果“工作人员以为是培训机构恶意举报,所以把举报电话透露给学校”,家长举报,结果“工作人员为了让家长方便退赔报名费,所以“善意”的将家长电话给了培训机构”。

事后处理结果是让泄密的工作人员写检查通报批评。

能把“实名举报”视作儿戏,以“罚酒三杯”的态度处理,以后谁还敢举报违规现象?

如同儿戏一样的泄密和处理,伤害的是人们对教育的信心。连违规都不能受到应有惩戒,又怎么能相信向善的发展是可信的。

行政化的“名校+”

放到十年前,今天西安教育存在的问题,已经存在。正如高新区领导在高新区民办学校理事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显现出了马太效应”,这个非官非民、亦官亦民,说不清是官方部门,还是金融财团,还是民间团体的机构,管理运营包括高新一中在内高新系学校到今天。

前任教育局班子,推出了两大改革“大学区”和“528考试”。“528考试”就不用说了,已经被教育部完全否定,当作反面典型。

当时“大学区”教育改革,声势一点都不亚于今天的“名校+”,轰轰烈烈的组织名校与其他校的互相帮扶、相互合作,文山会海铺天盖地了几年。从政策文件来说,希望能够平衡教育资源,实现教育公平与质量整体水平提升。

几年之后再看,我们的公办教育有变好吗?

2019年5月5日,西安市教育局通气会公布:

“名校+”工程实施以来,“+校”生源结构和数量明显改观。针对“+校”家长满意度调查,参与调查的86405位“+校”家长中89.23%的认为子女所在的“+校”办学条件有不同程度的改善,93.31%的家长对子女所在“+校”的办学环境表示满意,88.78%的家长认可“名校+”工程的实施对其子女所在“+校”的教育教学质量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作用。

今年小升初有57944名摇号报名人数,而西安市中考人数包含下辖区县乡镇山中田间才8.3万人,大约70%的家长参与民办学校的遴选。

要说两年来公办学校教学质量和教育环境得到这么大幅度改变,可信吗?

翻看教育局某个重要纲领性文件,其中提到教师的次数为17次,内容大多数是“统一教师安排”、“统筹配置教师队伍”、“合理调配交流教师”,关于教师发展与教研活动保证,提及甚少。

要发展西安基础教育,还是得回到教育本身,通过行政化一阵狂风暴雨,背离教育本质,终将是一场空。“回归教学、尊重教师”是我们能做的唯一正确道路,而不是把老师当做“生产资料”、“劳动工具”再分配,把老师从繁重的行政性事务性工作、繁重的填表汇报接待检查中解脱出来,给予足够的激励政策,踏踏实实做教学,老师和学生的发展,才是教育的核心。

虽然慢,但却是我们在1米7水底,最能看到的希望。

文章作者:八八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2814.html

“面谈”终成“面试”:西安小升初荒诞剧于2019年6月17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