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西安摩的到不了的远方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6月13日 13:49:17

从西安地铁站一出来,总会遇上这样的名场面:一堆穿得糙,体型各异,发量不等的中年大叔,年纪均40朝上。

在齐刷刷地盯着你。

地铁站口的摩的师傅们

这里是地铁站的余烬,师傅们与胯下久经风霜的电动车,一同注视着地铁站,这里没有任何故事,不会有爱恨离别与人间小团圆,他们多数时候看到的是从地铁站出来的一幅幅被生活痛打的面孔。

看到人群,他们振奋精神,操着一口西安话,大声又热情地问到,走不!

据我观察,在西安,没有人能躲得开跟摩的师傅的接触,他们城西安这座城市不完善交通的断点传续,通俗讲来就是网上下片时那最后的1%。

1

虽然统称是摩的师傅,但在西安地铁站附近趴活儿的其实是两支队伍。

一支是由常见的两轮电动车——主要是踏板,价格不超过2000元——组成的城市中年骑手。另一支,就是三个轮子的蹦蹦车(又叫做拐迪拉克)组成的车队。队伍庞杂,有的是纯电动老年代步车,有的是三轮摩托车。

他们常年盘踞在西安的地铁站跟前,像极了爱情——想送你回家的人,东南西北都顺路。

摩的师傅

千万不要以为这些摩的师傅跟你毫不相干。你不了解他们,但他们可能早已洞悉你的生活。

有些时候,我们从地铁站出来,一看到摩的师傅,总觉得有些不对头。比如前一秒他们双手扶着车把半趴在车上,还在跟人总结安史之乱对长安城的得与失,下一秒见到你就能准确说出你要去哪里。

你再迟钝也感觉到什么了吧?

一个有经验的摩的师傅,就像一台人肉X光机。他在地铁站之外,看着走出地铁的你,从你的身高体型面部表情,从当时的空气温度,分分钟就能明了你要不要上车,你坐回去的路程值几块钱,路程误差不超过2.5米。即使你只是出地铁站后打量了他一眼。

尼采讲到,你在凝望摩的师傅的时候,摩的师傅也在凝望你。

我曾在距离航天城地铁站不远的路口,目睹过一场摩的行业之间的技能比拼。

一位身穿白衣的大叔,扫了一眼远处的路人,然后低头继续玩手机,“不是坐车的人”。一位黑夹克大叔,瞥了一眼路过的女人,继而摩挲着手里的珠子,“7块钱车费,难缠”。果然,女子过来问了路费,几经杀价,杀到5块钱之后,选择了步行。

一位留着地中海发型的大叔,双眉微蹙,打量65米外一位从地铁站出来,边走路边玩手机的男子,迅速报出一串数字,“身高175,体重130斤,24岁,单身。”然而这一切并未结束,等男子走近了,大叔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只提了一句“绿园!”

男子明显一愣,如遇知音一般欣然上车。

秦观讲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2

如果此刻骑坐在摩的后座的你想要一条人生忠告,我给的忠告是:闭上嘴,搂住司机的腰,越紧越好!

每个在西安坐过摩的人,都深有体会。

搂紧摩的师傅的腰肢,不是因为他的背会让你感到很温暖,而是为了第一时间跟上师傅的心路历程。因为他们是这个城市里唯一能把车速飙到极致的人,他们是速度的尽头。

虽然在等待客人时,他们会与其他人谈天说地。但当乘客拖着被生活痛打的躯壳,一屁股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时,那种突然之间的下沉力就像一道开关,让摩的师傅立刻切进骑手状态,专注、狂野,而又沉默寡言。从启程,再到抵达终点,摩的师傅跟乘客的语言交流几乎为零。

一切信息,靠腰传达。这是属于两轮摩的师傅们社会学语言。

西安有句俗话:大公交绿出租,车子越小越牛逼,不怕堵车路难走,就怕摩的师傅一猫腰。

当一个摩的司机猫起腰,就代表着他准备起飞了。

头盔对他们来讲,纯属多余。一个城市的飙风中年,最好的勋章就是让极致速度带起来的风,给头皮来一次空气刮痧,让脑袋周围的秀发肆意飞舞。

下班车流之中化作幻影的摩的师傅

没有人能真正测算出西安的两轮摩的师傅,车速到底有多快。我曾经在南门等待一个刚从火车站出来的朋友吃饭,那天西安街头没有一丝风刮过。朋友打电话说自己在火车站附近刚坐了一辆摩的,紧接着手机听筒里狂风呼啸,我站在原地给报了一个方位,电话还没挂,就听见朋友讲,看到你了!

如果狂浪是一种态度,摩的师傅就是狂浪本浪

贴地飞行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速度,这是中国古法术缩地成寸!吃完饭的那天,朋友发了一条纯文字的朋友圈,「28岁那一年,我在西安坐过一次摩的,今天是我12岁生日」。

我听闻,全西安牛逼的两轮摩的师傅共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熟练掌握电动车点刹、压弯、翘头、过弯漂移技能,全然不顾乘客的尖叫与哀求,会娴熟使用牛顿第三定律,尤其是后座上有女乘客的时候。

第二种能凭一辆电动车,披荆斩棘,划破这城市的热浪。让每个坐过他的车的人,都能在大夏天感到遍体生寒。

第三种,早已经不屑于牛顿第三定律带来的快感,也不再执迷于速度带来的激情。因为任何东西在他们眼中,都已经变得很慢。

一辆踏板走天涯

路过交警时,他们也波澜不惊,默默地气沉丹田,一猫腰,猛转一把车柄,然后飘然远去。只留下一段「什么才是真正的西安摩的司机」的都市传说。有幸搭乘的乘客,在下车后,直到摩的师傅走远半个小时,都不敢相信自己仍旧是活着的。

3

但论起西安摩的界的王者,只能是蹦蹦车司机们。

虽然送你回家的两轮摩的,东南西北都顺路。但请记住我的这句话:在我们西安,如果一个下雨天,还有两轮摩的师傅在招揽顾客,原因只有一个,他的车子缺一块挡泥板。

风里雨里等你的,永远是停在地铁站不远处的蹦蹦车。

尤其是滴滴宣布取消夜间车的那个晚上,从蹦蹦车司机坚定的眼神里,我顿悟了,他肯定是那个送我回家的男人。

从地铁站出来,一头钻进包裹着(包括但不完全)专门接送孙子上下学/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两/男女泌尿疾病/疑难杂症/无痛人流/专治脱发/扑克牌九麻将绝技/夫妻感情不和/专治不孕不育/知名老中医坐诊……外壳的车厢中。

简单地报出一个目的地之后,无需导航,不用口头指路。师傅直接最高速起步,强大的推背感,让你的腰椎间盘一点都不敢突出。

坐车的时候,不要说话!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除非你想咬舌自尽。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屏住呼吸,抓紧身边任何能抓住的东西,稳定住你的身体,剩下的事情,交给准备冲锋陷阵的师傅。

极致速度带来的冲击感,很快就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才是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

全程颤抖的车身,娴熟的变道,左右穿插,精准的卡位,自行车道、人行道……无论是再怎么堵的路,师傅都能给你趟出一条路来,并且保持着起步时的速度,丝毫不减,旁边的建筑物,路边的灯,从具体被逐渐扯成线状。每一次红绿灯路口的急刹车,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产生的三条长长的焦痕,是蹦蹦车司机们留给这城市的印记。

好比天空疾劲野风的蹦蹦车司机

在西安,两轮的摩的师傅证明了人类可以靠腰部力量交流,蹦蹦车师傅们证明了人类可以通过喇叭的音量来交流。

这是一种高级的交流方式。不同的「嘀嘀」声,代表着不同的意思。

路上通畅的时候,你走在路上会听到「嘀—」的一声,当你转头望去,如果车上有人,代表着师傅觉得今天的路况很好,老子开得很开心。如果是一辆空车,那么代表着你已经被锁定,师傅正向你发出一道上车的邀约,期待着与你发生一场交易。

你正在你家小区的楼下,准备乘坐一辆摩的去地铁站,等半天终于看到蹦蹦车迎面而来,你招手示意,师傅很快就给出回应,「嘀——嘀——嘀」,意思是你这单我接了,掉个头就过来如果车上恰巧有乘客还没送到,他会摁喇叭,「嘀——嘀—嘀」意思是,别急,这单就在前面下车,过来我再接你。要是「嘀——————」的喇叭声,那就提醒你,自己接的这单是个长单,很遗憾接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如果是「嘀—嘀嘀—嘀嘀」,那是师傅在提醒路上的机动车,别堵路,我要从这儿过去。

如果机动车司机们没有领会师傅的意图,或者堵得实在不行了,师傅才会用西安话喝骂一声,转上人行道。这时候的喇叭声会变成「嘀嘀嘀」,是提醒走在人行道上的人,让开!

已经不可思议了是吗?

当两个蹦蹦车师傅相向而行,在交汇而过的瞬间,还会发出「嘀!」的一声,只能由一辆车发出,意思是老子这回一车拉了4个人。

不必担心雨雪和湿滑的道路,一个蹦蹦车司机抽着烟,告诉我,只要他开车的速度足够快,就能在车子周围镀上一层空气保护膜,雨雪难进。

当你下车,视力逐渐恢复,用颤抖的手,支付完路费。想要张口对司机说点什么的时候,这个捕风的中老年汉子,早已经驶向远方,消失在人海。

摩的师傅对世界的宣言

不必有所遗憾,所有的答案,早就已经贴在了车厢的窗户上。

师傅们胯下的战车,从摩托,换成电动车,再换成三轮车。继承下来的是“摩的”这两个字。这座城市有人欣赏他们,有人厌恶他们。乘车的客人们,总会想起那段刺激往事。

而他们并不关心这些,众生在他们眼中在就标注好了价格,这个5块起步价,那个路长,得加钱。

从始至终,这只是一场金钱交易。

文章作者:陈锵

原文地址:http://www.xatao029.com/yanta/2797.html

没有西安摩的到不了的远方于2019年6月13日发布于西安社保查询网www.xatao029.com【问题反馈、网站纠错或给牛哞哞博客投稿请点这里